拉马桑的企鹅君

二次元人类,神谷重病患者,业余写手,coser。。反正能想到的事都想尝试ヽ(*´з`*)ノ欢迎小伙伴们

【野神同人】爱套娃一样爱你

     其实建议和the stars的那首calendar girl   一起食用更佳~

     野神粉了三年,终于有了时间码这么一篇六千字都没有的短文,当做前几天卡米亚桑的生贺吧~

和野神吧同步发,结局估计也是秒沉吧_(┐「ε:)_ 

爱套娃一样爱你

小野一直都注意着,卡米亚包上挂着的小套娃,这个平时太过熟悉而被忽略,在被摘下的日子里又会通过包的摩擦声的不同向小野强调自己存在的小物什。要说为什么呢,这可是他精挑细选送给卡米亚桑的生日礼物。每到这个时候,小野会情不自禁地问上一句“套娃哪儿去了?”收获的是卡米亚桑模糊不清的回答,却又好像句句在理。

一只再小的套娃,肚子里都装着一个小一号的自己,仿佛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一点一点成长,开始懂得用越来越强大的自己去遮住,套牢那个弱小的自己。小野看着眼前成熟稳重的前辈,偶尔的,他也能从卡米亚脸上读出情绪外露的波动。他在心中偷笑着,抱怨着卡米亚桑总把他当小孩,以为他的情商与智商一致,自己也并不像一个年近四十的大叔那样处变不惊。日子在每周一次的台本中如流水淌过,套娃也时有时无。

小野的生活一直是忙碌的,永远在发声、练习、出席见面会的日常里兜兜转转,终究有那么两天,他向DGS请了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不得不单独录制的卡米亚桑。

【卡米亚桑,我果然还是要请假了,嗓子有些问题> <】

小野发完短信,沉默地看着窗外的大雨,不可避免地沉入了梦乡。

/小野的场合/

我回想起七年前的时候,节目刚刚开始。卡米亚桑青涩的脸庞上带着些许稚气。身为我的前辈,我却不可抑制地把他和可爱一次联系在了一起。那时,他还不能顺利地打破我们之间尴尬的冰层(虽然主要责任在我:),几次莽撞的调笑一时之间竟有些冷场,直到录制结束情况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四个字——相敬如宾贴切地诠释了我们的关系。宛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五官还不明显,未来,更是难以预料。

带着永远比我大几岁的智慧与成熟,他努力着为我们的节目开道。似乎早已见惯了这个职业的风风雨雨,他无所畏惧,却也深知什么时候应该放下姿态低头认错。我不懂,也许是事业过得太一帆风顺了,我怎么都不明白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情这样简单的道理。那段特殊时期里,我为他捏了一把汗,同时为他身为男声优而庆幸。我实在不是一个多愁善感、未雨绸缪的人,经过了一段时间后,竟然开始了惴惴不安。它是否健康地成长了呢?还是,早已偏离它本应有的人生轨迹了呢?

在这段惶恐的岁月里,不知不觉的,习惯了每个周的见面,习惯了他从罗森买来的面包,习惯了他猜拳总是输给我,习惯了被他鬼畜的笑声逗到不能自已。到底时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再也不能习惯那剩余六天的分离?它,已脱离了我的掌控了啊。这曾经薄如蝉翼的缘分正一层层地生长,眉眼不断在变清晰,我竟然幻想着能从它坚定的眸中读出我们的未来。

未来?

真是有够可笑的。

生存本已艰难无比,还期待什么未来呢?

可是神啊,我已无法摆脱这疯狂吞噬着我的冲动。罗森关门时,他只是抱怨着笑了笑,可我,我知道牵绊着我们的丝线又断了一根。我多么难受啊。仔细想想,我已无例可举。这些还不够吗,难道要我告诉你们,只要听到扭蛋里他熟悉的声音我就会睡不着吗,只要想到他要和别人合作drama我就会胃疼吗。这些,还不够直白吗?

彷徨着,这就是一场噩梦。这个孩子才刚到壮年,会不会突然夭折,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它曾包裹着的回忆,会不会因此不复存在?最害怕的事情仿佛近在眼前——色彩艳丽的套娃从他的包上掉落,腹部剖开,一层层分离,直到最初的人形赤裸裸地跌落在地。他头也不回,径直走向灰暗,无论怎样嘶喊着都无法挽留。碎了一地的残片,要怎样才能让它完好如初?神啊,这是一个残缺的未来啊。

悲伤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索性放弃了挣扎,沉下去吧,我默念着,就这么沉下去吧。

 

“叮咚————叮咚————”

谁在门口?难道是······

“叮咚————叮咚————”

不行,要去开门。

从噩梦中醒来,小野满头大汗,喘着气下了床。

打开门,瞳孔一下变大,喜悦夹杂着心疼,小野满脸的疲惫一扫而空,兴奋地作出了“卡米亚桑”的口型,在发现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后,小野尴尬地看着门外的卡米亚桑,无奈地笑了笑。在阴沉的背景里,他凌乱的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只穿着一件直播间里的T恤,雨水从他的肩膀上滑落,滴在他宝贝的鞋上。能听到他的喘息声,好像是一做完直播就奔了过来。看着他微微颤抖的双肩,小野一下子从喜悦中醒了过来。当真是睡糊涂了,小野责骂着自己,连他要来的消息都没收到。正要道歉,卡米亚先开了口;“我一下班就赶过来了,所以没来得及给你发消息,是不是打扰你了,对不起啊。”作为长辈兼朋友,他的语气还是客气了一点,小野莫名地失落了起来,但立马请卡米亚进了屋。

拿来毛巾给他,又端了热茶,仿佛自己才是探病者,卡米亚看起来有点尴尬,几次想帮忙,又怕小野的热情被自己怠慢,无奈地收了手。他并不是第一次来小野的家,这也不是小野第一次生病,两人却都显得局促不安,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空气有些闷热,能听到雨声和偶尔的雷鸣。沉默,与其说是无话可说倒不如说两人都享受这自然的声音,谁都不忍打破这宁静。这样的默契,是从何时开始形成的呢?小野已记不得。

转身拿来节目里常用的白板和马克笔,小野静静地写起了字。

小野:卡米亚桑一个人录制真是辛苦了,还麻烦你冒这么大的雨来看我。

卡米亚沉默了半晌,延续着之前的默契接过了白板,同样写起了字。

卡米亚:没有你这个毁气氛大王录制顺利多了好吗눈_눈快点好起来啦你这混蛋!

小野:我好歹是病人啊,前辈就不要这么严厉了吧_(:3 」∠)_

卡米亚:现在知道叫我前辈了?我看你压根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吧混蛋(ノ`Д´)ノ

小野:怎么可能!你一定能感受到的,卡米亚桑,我可是一直注视着你的啊。

小野放下笔,突然有些慌乱,这个直球甩的实在是时候,匆忙抬头观察卡米亚的脸色。他没有再接过白板,也没有回应小野的目光。刚刚的友好气氛随着雨声渐响降了温。

一时间,谁也没有动作。

只两三秒,小野收回了目光,垂下头,看着白板上,自己龙飞凤舞又厚颜无耻的话语,没有了想法。刚刚因为他的到来产生的喜悦开始褪去,拿起一旁的板擦,小野面无表情地擦去了这些罪魁祸首。每擦去一个字,小野都觉得自己的心在向下沉。

终于体会到前些日子自己专辑里那首《深渊》的感受。那种心痛已不似少年时代的撕心裂肺,而是拐着弯,抹着角,带着刺,试图征服小野的意志,让他放弃寻找残片,放弃,那个人。

小野感觉那昏沉的噩梦又一次向他袭来,他已无力躲开。他仿佛沉入了深渊,一点点坠落,一点点被吞噬,直到黑暗让眼前的人影消失在厚重的眼皮下。

黑暗,又是无尽的黑暗。我是不是又要回到那次差点失去他的时候了?

痛,好痛啊,让我回去啊,神啊,我发誓再也不会自作多情,再也不会给他带来困扰了,所以······

梦里,是谁轻柔地抚着我的额头?

是谁,明知我心意却又一次次地躲开?

是谁,将我拉入他温暖的怀抱?

是谁······是谁?

迎接小野的是消毒水的味道和病房苍白的灯光。身边,空无一人。

所以说好的男主角在医院里醒来会有艳遇的呢(╯‵□′)╯︵┴─┴

/卡米亚的场合/

真是的,一个人把小野这个胖子背来医院好累啊,谁知道他那个时候会晕倒啊。我只是稍稍避开了一下眼神,回过头来就看到他双目有些失神,牙关紧闭,仿佛处在剧烈的恐惧和痛苦中,只能发出嘶哑的“呜呜”声,本来声音就不怎么诱人(教科书式蹭的累)这下更加难听了啦。

关于他会因为感冒什么的晕倒这种离奇的事情我也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关于他看我的眼神,他待我的态度,他对我的期待,我都知道。可是我能如何?

这只套娃每个月都在不断掉漆,我坚持着替它重新上色,为它打磨翘起的木刺,但它身上的裂痕持续恶化着,终于蔓延到了最小的那只。明知它脆弱不堪,我却仍想修复它。我总这么觉得,是他的感情冲破了它。这本能茁壮成长的小孩,逐渐被引上了毁灭的歧途。

我,一个40多的单身汉,同龄人都有两个孩子了,不但没有努力去打破这层魔咒,反而助纣为虐,放任这违背伦理的关系生长壮大。于我而言可能并没有什么,但他,他不一样!他应该拥有正常人都羡慕的美满家庭啊。

这场闹剧,该收场了。

 

焦急地比划着手语询问着护士小姐是否有一个男子来过,小野只得到了一次次抱歉的回答。卡米亚桑的手机无人接听,经纪人也不知道他的去向。小野仿佛变成了一个机器人,只有一个程序——找到他。头痛愈演愈烈,但是,不行,不行!要找到他!要向他道歉,不能再给他带去困扰······

小野推开身边拼命阻拦的医生,奔向大雨里,手里握着那个让他无比恐慌的源头,这可能也是卡米亚桑给他的最后诀别。

/卡米亚的场合/

有时候,真想随便找个人结婚算了,但每每想起他说的那些羞耻台词“惹女孩子哭是不对的哟~”什么的就会笑着骂自己真是个人渣。可是,接下来怎么办?我越来越难以承受他们给我的压力了,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能笑嘻嘻地逗我乐?

人们所说的爱,真的存在吗?

果然临也那句“人类love”是我的心声吗?越不懂爱是什么,越是要成天挂在嘴边。

哈哈哈,真的是,可悲的人生呐。

 

站在屋檐下避雨,卡米亚想拿出手机看时间,却没有了熟悉的触感。啊唻,没有了?不,不可能的呀!卡米亚翻找着小包,发现了套娃的消失,慌张了起来。那刻骨铭心的轮廓不复存在于触手可及的地方了。

失落地行走于大雨中,卡米亚仔细回想着套娃的去向。难道是丢在医院了?揉了揉额角,他转身向医院方向走去。

一路上,车少,人也少,像卡米亚这样不撑伞的人更少。阴沉的天色使卡米亚的视野更加模糊,甚至已看不清远处的站牌和行人。忽然有人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卡米亚条件反射地跳开一步,警觉地看着眼前的人。只见一个脖子上挂着白板,手里举着失物招领牌子的异国少女站在他面前。卡米亚松了一口气,为之前的反应过度感到好笑。还未开口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情,长着雀斑的少女抢先用蹩脚的日语对他说:“您是···神谷浩史先生···吧,有位先生在这里挂出了一只套娃,他说,您丢失的东西可以在他那里寻回。”说罢,她甜美一笑,将胸前的白板翻开。卡米亚有些发愣,半晌才识别出白板上那一看就是小野画风的丑哭了的套娃,它丑丑地向卡米亚笑着。眼前的白板忽然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卡米亚擦了擦被雨水沾湿的眼角,直起身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大雨已经停下,太阳从厚厚的云层中探出头来,之前的阴沉一扫而光。

吃惊之余,卡米亚回过头来时,少女已经走远,而在马路的对面,不远处的阳光下,站着那个熟悉的胖子,那个,傻傻的一根筋的胖子。逆光下,卡米亚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知道那一定是他没心没肺有暖人心扉的笑脸。

小野高挥着手臂,向卡米亚小跑着,然而听不清他嘶哑的喉咙到底在说些什么。感觉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当卡米亚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他总希望能这样去感动自己心爱的女孩,而此时此刻,那个女孩没有出现,主角也不是他自己。角色的转换如此不可思议,泪水模糊了眼前那张稍显稚气的脸庞,嘴角却不禁地上扬。努力经营了那么多年的成熟,一到他面前就分崩离析了,这样的自己何尝不是一个幼稚的小孩?

小野看到卡米亚勾起的嘴角,一颗心才放了下来,郑重地挺起了眉头,用仍然嘶哑的嗓子口齿清晰地说道:“卡米亚桑,我知道自己是一个说话不经大脑的人,但我说我一直注视着你是我最真诚的告白。我知道这对你一定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所以知道了你的想法,我要向你道歉,对不起,你生活在这么大的压力下我却不知好歹地雪上加霜!”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小野想起了卡米亚桑告诫他的“鞠躬是出于真诚的道歉或感谢,所以动作一定要标准!”,不得不绷紧即将投降的泪腺,等待着卡米亚亲手将这场闹剧结束。这样的话,即使是遗憾的结局也不会再带来伤害了。

卡米亚看着眼前将自己的告诫牢记于心的小野,叹了口气,轻轻地说:“所以说,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想法的啊?”

“诶,可是那时候卡米亚桑你明明······”

“明明什么?都这么多年的默契了,你连我什么时候会蹭的累都不知道吗?!你果然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吧喂!(╯‵□′)╯︵┴─┴”

“啊······那是因为······”

“啰啰嗦嗦地你在说什么啊?快把东西还给我啦!”卡米亚故作凶狠地盯着小野。

“诶,什······什么东西啊······”小野完全处于了劣势。

“套娃啊套娃,那是我的东西啊,别自说自话地据为己有啊!”

小野愣在了原地,看着鼓着两腮撇过头去的卡米亚桑,活脱一只小松鼠的样子,眼泪终于抵挡不住流下,一边却又笑着立正,大声说道:“是!”

他变戏法一般拿出了套娃,在卡米亚面前晃来晃去,最终放到了卡米亚的手心里。卡米亚的眉眼舒展了开来,焦急的心终于能放下了。小野有些犹豫地开口:“卡米亚桑,既然套娃安然无恙,那我就先走了······”正欲转身的小野感觉自己被抱住了,卡米亚桑的声音闷闷地从背上传来“你啊,真的不知道那只套娃的秘密吗?”

“你是指它经常不见吗?我知道的哟。你经常为它上色,修补什么的。”

“不是啦······”

“那是?”

“······就是······就是它······长得特别像你这个没有智商没有情商的大白痴啦!”

卡米亚松开了双臂,背过脸去。背对他的小野就这样站着,迎着他的是没有云层遮挡的阳光,也不知道是阳光太过刺眼还是什么,泪水,再次主导了小野的泪腺。他不敢转过身去,因为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久到他都忘记了怎么表达喜悦。

远处传来卡米亚桑健气的声音“小野你个八嘎还磨蹭什么啊,快跟我回医院躺着去啦!”

终于,终于得到了。

“你到底要站到什么时候去啦!”

我想要的答案,神啊,终于,幸福降临于我了。

擦去泪水,快步跟上,小野看着卡米亚小只的背影,扬起了久违的,发自真心的笑容。

“有没有人说过你笑得特别恶心?”

“没有诶······”

“八嘎,现在不就有了吗!”

“······是,前辈(>_<)”

“算了,不跟你计较。以后你要好好照顾大野小辅桑!”

“是!诶等等,大野小辅是······?”

“就是它啊八嘎!”

卡米亚转过身,把套娃向小野手里一塞,笑出了声。那是找到了丢失的东西后无比珍惜的笑容,是不再畏惧勇往直前的直爽的笑容,是小野,最喜欢的笑容。

脸上开始发烫,小野仿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能听到心中的声音在不断催促着他,大声地喊出来。小野向卡米亚追去,大声地喊道:“遵命!交给我吧,前辈!”

夕阳下,40岁的大天使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着,身后的小野小心翼翼地捧着大野小辅桑跟着。爱,可能就是这么简单吧。

不是卡米亚不懂爱,也不是小野太过直白,缘分就注定在那里,饶是蹭的累,抑或是直球,都只能在不断失去中懂得对于爱,不能畏畏缩缩,止步不前,要大声说出来的真理。

看,两个人都像爱套娃一样爱着对方,也因此寻回了各自丢失的珍宝啊。

一阵风吹起了卡米亚的刘海,两人双双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明天,一定是个大晴天!

2015.9.2

锦里书于半美阁

十八年双十一都一个人过我容易么我@_@


收获的季节~


戳中了奇怪的萌点。。😱


《恋物》

淡雅的

如同一枝折桂

仿佛想起就会疼惜

是那多余的金花拖累了它

还是它甘愿隐于小小一角

静静的

化身为时间老人

在昏黄的灯下

不起眼的一隅

默数

一年复一年

金花失了色

却也因此

长久地

游离于光阴的弦上

不得不将它买下

使它脱离时间的苦海

它应得的

与我应有的

是两厢情愿

多少黯然失色

又复作生机

也唯有此时

我的怜悯与动摇

拥有了可圈可点的意义。

                  ——企鹅桑于半美阁书

                         2015.7.13

ps.只是一场买买买而已啊怎么这么生涩难懂啊魂淡(╯°Д°)╯︵┴┴


A New Beginning

初中时曾经在连城写过耽美小说,还有着那么点自我满足的点击量,只是恰好忘记了密码,而中考已经逼近,干脆放弃了写文这个习惯。
现在,高考已经结束,依旧没有想清楚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做正在做的事,而事实也是成绩并不理想,未来堪忧。周围的同学一个个收到复旦,港大的录取通知,在这个时候,想不悲伤都难。
而我,已经忘记了怎么哭泣。
踌躇到现在,才又一次燃起了写文的斗志,并不是想博得目光,只是想找到丢失的答案,也许它能证明我曾经努力过,追逐过,也能告诉我。
who am i
where do i come from
where to go
企鹅桑也许应该可能会常驻,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了。作为二次元人类的我怎么可以向三次元低头!😘

高中的人工智能鲤鱼旗🎏